专家:鲜水河断裂带7级以上强震多发,泸定地震与干旱无关也非汶川地震余震

 2022-09-06    10  

极目新闻记者 丁伟

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2022年9月5日12时52分四川甘孜州泸定县(北纬29.59度,东经102.08度)发生6.8级地震,震源深度16公里。成都市区震感明显,甘孜、阿坝、凉山、雅安等地有感。

专家:鲜水河断裂带7级以上强震多发,泸定地震与干旱无关也非汶川地震余震

地震专家综合分析认为,此次地震震中位于鲜水河断裂带南东段磨西断裂附近,为主震-余震型地震,根据区域构造、历史地震活动、地震序列类型等资料,近期原震区发生更大地震的可能性不大,余震活动仍将持续一段时间。

地震震中位于鲜水河断裂带(图片来源:四川省地震局)

9月6日,多位业内专家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历史上鲜水河断裂带曾多次发生7级以上地震,此次泸定6.8级地震并非汶川地震的余震,另外此次地震也和干旱无关。

鲜水河断裂带曾发生多次7级以上地震

四川是一个多强震省份。根据四川省地震目录,从公元前26年至2021年底,四川省共发生5级以上地震309次(含汶川地震的余震),其中6.0-6.9级地震60次,7.0-7.9级地震21次,8.0-8.9级地震1次。

四川5级以上地震震中分布图(公元前26年—2021年)(图片来源:四川省地震局)

四川地震活动分布的一个显著特点是西强东弱,与四川地形西高东低大体一致。四川省内有多条地震带,其中最主要的地震带有三条,分别为松潘、龙门山地震带和鲜水河地震带以及安宁河—则木河地震带。

成都高新研究所所长王暾介绍,9月5日四川泸定发生的6.8级地震震中就会于三大地震带的交会点附近。

9月5日12时52分四川甘孜州泸定县(北纬29.59度,东经102.08度)发生6.8级地震,地震专家综合分析认为,此次地震震中位于鲜水河断裂带南东段磨西断裂附近。

据了解,鲜水河断裂带北起甘孜的卡苏,南至石棉的田湾一带,中经朱倭、炉霍、道孚、乾宁、康定,最后在泸定附近与安宁河断裂带相接,全长约400公里,大致呈西北—东南走向。

据四川地震局官网资料,鲜水河地震带为沿着川滇块体与巴颜喀拉块体交界的鲜水河断裂带中强以上地震密集分布的带状区域。从1700年到2021年,该地震带共有53次5.0级以上地震记载,其中,6.0-6.9级地震14次;7.0-7.9级地震8次。

此前曾有学者通过对鲜水河断裂带历史上的多次强震研究发现,该断裂带地震分布有以下三个特点:

首先,鲜水河地震带是四川地震活动的高强度地带。据 《四川地震资料汇编》第一、二卷中的四川强震简目统计,自公元前26年至1981年,四川全省共发生4.7级以上地震274次,其中鲜水河断裂带发生约70次,占全省地震的25.5%。同一时期,四川全省共发生7.0级以上强震16次,其中鲜水河断裂带发生8次,占全省强震的50%。

其次,鲜水河断裂带上的地震活动在整个地震带上发生不均匀。鲜水河地震带以道孚为中段呈似“哑铃”状,北段甘孜炉霍和南段康定、泸定分别震源深度较深,7级以上强震均位于北南两段。从地震活动度值来看,北段略高于南段。中段道孚细颈带震源较浅,地震活动度值低于南北两段,为一过渡地带。

另外,强震在断裂带中段往返跳跃迁移是鲜水河断裂带地震的一个显著特点。“根据这一特点,预测该地震带未来强震发生的地理位置应南迁至康定、泸定一带,应引起当地经济开发和城镇建设部门的高度关注。”该学者在著作中表示。

泸定6.8级地震不是汶川地震的余震

9月5日12时52分四川甘孜州泸定县(北纬29.59度,东经102.08度)发生6.8级地震,地震专家综合分析认为,此次地震震中位于鲜水河断裂带南东段磨西断裂附近,为主震-余震型地震,根据区域构造、历史地震活动、地震序列类型等资料,近期原震区发生更大地震的可能性不大,余震活动仍将持续一段时间。

6日下午,极目新闻记者联系到四川省地震局监测预报科技处(应急服务处)一级调研员龚宇,据他介绍,地震类型目前主要有以下几种类型,分别为前震-主震-余震型、主震-余震型、双震型、震群型和孤立型。就我国而言,最常见的就是主震-余震型地震,此种类型地震的特点为,主震先发生,随后跟随着一系列的余震,余震的震级都小于主震。

“此次地震不是汶川地震的余震,从地震学的角度来看,我们会认为此次地震是一个新的地震事件。”龚宇解释称,学术上对余震有明确的定义,而此次泸定的6.8级地震不符合汶川地震余震的定义。

地震和干旱无关

有网友认为四川甘孜泸定的此次地震与今年的干旱有关,也有网友拿出“大旱之后必有大震”的理论来解释此次地震。

9月6日,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所长王暾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此次的地震和四川今年的干旱并无关系。

王暾认为,首先所谓的“旱震理论”并不具有科学性。旱震理论认为干旱成为大地震前兆的原因是,大地震发生前地层的摩擦会导致发热,从而导致地表温度升高、干旱。但是,大地震的错动发生在地下10千米左右,该处的热量即使要传导到地表,也需要百年甚至千年或者更长的时间,不可能几年就传递到地面,所以,不能有效关联干旱与几年内的大地震;另外,大震的发生与干旱之间的统计被作为旱震理论的“论据”,但是这也不具有科学性。大震本身就有一定的发生频度,而干旱也有一定的发生频度。对于两个独立的事件进行关联,若不认真的话,就会得到“伪关联”。

“大地震的发生需要大地震带,今年很多地方都发生了干旱,例如欧洲的英国和我国的湖南省、贵州省,而这些地方并无大地震带,也不具备发生大震的地质条件,汶川8级地震前,四川也无全省范围的干旱。”王暾说。

同时,王暾指出,今年四川地区出现了长期的干旱,地表岩石和土壤经过长时间的高温暴晒,风化会相对严重,土质可能会更松散,地震发生后,更易滚落的可能性是有的。

(来源:极目新闻)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极目新闻”客户端,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报酬。24小时报料热线027-86777777。

发表评论:

原文链接:http://www.fumao-chemical.com/post/zhuanjiaxianshuiheduanliedai7j.html

=========================================

http://www.fumao-chemical.com/ 为 “2022世界杯买球app-世界杯买球网”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