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如其来何因,“头”等大事何解?

 2022-09-08    8  

由于脱发并非致命疾病,即使不治疗也不影响身体健康,因此有不少患者都忽视了,并未选择到医院就诊,问题的关键恰恰在于,早诊早治对于脱发患者尤为重要。 (视觉中国/图)

对中国的年轻人来说,“真令人头秃”的烦恼,正在从一句调侃变为现实。

“秃”如其来何因,“头”等大事何解?

一个20岁左右的年轻人,头皮上(包括眉毛、睫毛)大约有10万根毛发,它们以数年为周期,循环往复地完成生长期(约2-6年,头发生长,毛发粗黑)、退化期(约2-3周,毛囊停止吸收养分)、休止期(约2-3个月,毛发脱落,毛囊萎缩)三个阶段。

“按照每天约90%处于生长期、1%处于退行期、8%处于休止期计算,正常人每天脱落的头发在50~100根左右。”大麦微针植发技术研究院院长邹建红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不健康的头皮上,毛囊细胞的代谢能力会减弱,萎缩衰退直至失去基本功能,最终会无期限停留在休止期——“秃头”之势一旦形成,便再难抢救重新复苏了。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皮肤科教授李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有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目前有2.5亿脱发人群,其中男性约1.63亿,占比近七成;30岁以下人群占比近70%,年轻人成为了防脱生发产品的主力消费人群。

面对头顶涌现的“地中海”、额前出现的M形发际线、发际线逐渐上移等情况,年轻人为保住“头顶大事”,开始涂生姜、喝黑芝麻糊,高价购买防脱洗发水、进口生发液,或是涂抹发际线粉,戴假发甚至斥巨资植发。

“很多人会相信各种偏方,比如吃黑芝麻这种完全缺乏科学根据,反倒贻误了最佳治疗时机。”李吉认为,针对约占脱发人群90%以上的雄激素性秃发(简称雄秃,亦称雄脱)患者,如能依据实际情况,合理使用药物治疗、激光治疗、植发手术等“植生养”一体化的综合治疗方案,大多能取得不错的疗效,但难在早期重视治疗,难在长期坚持用药。

而从医学角度看,更艰巨的挑战是,脱发背后有着复杂的病因和机理,现有的基础研究支撑甚少,毛囊为何萎缩闭合,能否促进其重焕新生?相关研究备受社会各界瞩目。

欣喜的是,人们距离终结秃顶和脱发的梦想,似乎又更近了一步。2022年7月,一种名为SCUBE3的蛋白质“火了”。李吉教授团队与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Maksim V Plikus教授团队合作在Cell子刊发文:他们找到了毛乳头细胞促进毛囊再生的关键分子——SCUBE3,在小鼠实验中微量注射即能有效刺激毛发生长。

“SCUBE3的发现,为脱发性疾病的药物开发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及靶点。”李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尽管被给予厚望,最终能否成功转化为有效的治疗药物,仍需经过伦理审查、临床试验等一系列漫长的过程。

新靶点、新思路

导致脱发的原因有很多。除遗传因素外,还有内分泌紊乱、真菌感染、寄生虫感染、压力影响等等。近些年,研究人员发现,在毛发生长的过程中,位于毛囊基底部的毛乳头细胞,对毛囊的生长发育和维持毛发生长占主导作用。

针对不同阶段的毛囊生命周期,同样的毛乳头细胞可以发送不同的信号:有的信号会使毛囊一直处于休眠的状态,而有的信号会促使新毛发开始生长。在这些信号中,科学家发现,毛乳头细胞中的SCUBE3信号分子可以让邻近干细胞开始分裂,这意味着新的毛发开始生长。

为了能确认SCUBE3信号分子能否让头发重新生长,李吉等研究人员做了一个试验:他们将人类头皮休止期毛囊移植到老鼠体内,然后再将微量的SCUBE3蛋白注射进老鼠皮内,发现SCUBE3能明显促进毛囊生长期的进入。

试验显示出积极成效,那何时能用于人类雄秃的治疗呢?

李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项研究成果距离临床应用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譬如SCUBE3作为一种多功能蛋白,是否会对其他信号通路产生影响,并导致有毒副作用?人类毛发与小鼠毛发差异甚大,SCUBE3在人体内是否能发挥同样的作用?这些问题仍需慎重考虑。

“做毛囊、毛发的研究其实非常难,没有很好的雄秃的动物模型,所以我们研究都是做的老鼠的自然周期,毛发生长缓慢。但市场上实在太需要这类产品了,我只要有任何一点点苗头的东西,很多人就会来投入进行研发。”李吉谈到,近期不少投资机构与相关企业也表示出谋求进一步合作的意向。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研究团队已经提交了关于使用SCUBE3及其相关分子刺激毛发生长的专利申请。Maksim V Plikus教授也将在自己的实验室及其创立的生物技术公司 Amplifica Holdings Group进行后续研究。

有限的“武器”

如果SCUBE3信号分子能让头发“重生”成真,那对脱发患者来说,着实是一个好消息。

目前,国内被批准广泛用于雄秃的处方药物只有两种:口服药“非那雄胺”配合外涂药“米诺地尔”。其中“非那雄胺”只能用于男性,依据中国医师协会发布的《中国人雄激素性脱发诊疗指南》,女性患者需将口服药换为利尿剂“螺内酯”,用法为40mg/天-200mg/天,至少服用1年,且存在一定的超适应症用药风险——国内市场的螺内酯制剂说明书中,均未有治疗女性雄秃的适应症。

而对于雄秃患者来说,这套“外敷内服”的药物搭配,是目前最经典、最重要的治疗手段,在主流的社交平台上都有不少消费者分享的真实使用体验。效果不明显、担心副作用、使用初期狂掉发、难以坚持长期用药,是掣肘不少年轻人不愿或放弃坚持正规治疗的主因。

在李吉看来,由于脱发并非致命疾病,即使不治疗也不影响身体健康,因此有不少患者都忽视了,并未选择到医院就诊,“有些人认为脱发不是病,也有人认为脱发治不了”。

问题的关键恰恰在于,早诊早治对于脱发患者尤为重要。“雄秃患者会经历一个毛囊慢慢萎缩的过程,早期治疗可以帮助这颗种子再长成大树。而如果到了晚期,毛囊退化得比一个芝麻粒更小,甚至萎缩消失,那不止是药物治疗可能收效甚微,如果后脑位置的毛囊也没有足够的供体了,那可能连植发手术都做不了。”李吉比喻说。

邹建红建议,判断是否脱发可以用一个简单的牵拉试验来完成:5天不洗头发,然后以拇指和食指拉起一束大约50-60根头发,用轻度的力量顺着发干向发梢方向滑动,计数拔下的头发根数,超过6根即表明有活动性脱发,少于6根则可能属于正常生理性脱发。而如果肉眼看到有明显的头发稀疏或者秃斑,那就是脱发,要及时就诊。

2019年11月6日,上海,一款植发手术辅助机器人首次亮相第二届进博会。该设备在一小时内可以帮助患者植发1500根。 (张亨伟(上海分社)/中新社/视觉中国)

“头顶一辆车”

“药物治疗相当于是调节你的身体,毛发移植是对头发的一种补救措施,两者有效结合来最终破解‘雄脱’的症状。”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皮肤科主任张建中,在2022年8月26日于长沙召开的第六届全国毛发学术会议上说。

最近几年,伴随着“头顶一辆车,嘴含一套房”的调侃,植发和种植牙一样,成为了健康消费领域最耀眼的、增长迅猛的暴利行业。

植发价格一般要根据移植毛囊的数量来计算。平均移植一个毛囊单位一般十几二十块,价格根据使用的植发技术、设备、医生级别略有不同,移植的毛囊越多越花钱。

2022年6月29日,大麦植发医疗向港交所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9-2021年期间,该公司植发业务的平均交易额分别约为3万元、2.58万元及2.47万元。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间(2019-2021年),大麦植发营收分别为7.47亿元、7.64亿元、10.21亿元;同期毛利率分别为79.8%、75.9%和70.9%,毛利率三年都维持在70%以上。继雍禾医疗于2021年12月上市后,“植发第二股”或将很快到来。

与种植牙可以植入“假体”不同,植发所需的毛囊,必须全部由植发者自体移植而来,也被称为一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手法——提取头上后枕部的“长寿”毛囊,移植到前额、头顶等脱发区域,使之分布和排列更为合理,达到视觉美观的效果。

“以前也有不少研究者尝试过异体移植,即用捐赠者的毛囊移植到植发者头上,完全存活不了,哪怕是兄弟至亲也不行。”邹建红笑着说,他相信未来会有更前沿的,颠覆性的新技术或材料,譬如通过提取毛囊干细胞克隆复制后进行移植等方案,但目前相关技术只停留在实验室阶段。

按照中国整形美容协会颁布的《毛发移植规范团体标准》,目前的植发技术可分为三类,包括镊子种植、种植笔、即插即种三种。

邹建红提示说,并非所有被脱发困扰的人群都适合植发。譬如,秃斑早期、纤维性脱发者,一定不能做植发;由于减肥引起的休止期脱发,用药治疗后可恢复自然生长,也不需要植发,由于放疗引起的脱发,一般停止放疗后可逐渐自行恢复;由于红斑狼疮和梅毒引起的脱发,要先治疗原发病。

一般情况下,一台植发手术的时间在4~6小时左右,需由多名医护人员协作进行,植发者需使用局部麻醉,术后24小时即可冲洗,基本不会影响植发者正常的生活工作。

“我们一定要提倡脱发治疗类似慢病管理,不能认为植发就一劳永逸了,内科治疗也要跟上。植发手术前后,患者应该持续地使用药物。”李吉说,“头皮养护也很重要,毕竟土壤不改善,也长不出好芽来。”

南方周末记者 崔慧莹

发表评论:

原文链接:http://www.fumao-chemical.com/post/turuqilaiheyintoudengdashiheji.html

=========================================

http://www.fumao-chemical.com/ 为 “2022世界杯买球app-世界杯买球网”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