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第七波”疫情肆虐令人警醒

 2022-09-08    9  

(文/华义)

近期,日本成为全球疫情的“风暴眼”。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8月22日至28日的一周内,日本的新增感染人数约126万人,连续6周世界第一,同期新增死亡病例也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虽然8月底至9月初日本单日新增感染人数有所下降,但是死亡病例数依然日增约300例。部分地区疫情一度达到“灾害级别”,然而日本政府似乎“毫无压力”,甚至还要进一步与病毒“共存”。“躺平”“共存”“自由”的背后逻辑,可能是残酷的“适者生存”。

日本“第七波”疫情肆虐令人警醒

医疗机构不堪重负

7月14日,日本累计报告确诊感染者超过1000万人,截至9月4日这一数字增加到约1948万人,仅用50天新冠感染者就增加948万人,不到2个月总感染人数从1000万翻一番将毫无悬念,而从0增加到1000万耗时约两年半。

8月底以来,日本每日新增确诊人数呈下降趋势(9月6日新增确诊11.2万人),但是死亡病例数依然居高不下。截至4日的一周每日新增死亡病例都超过200例,处于疫情以来的最高水平。截至9月1日,日本累计报告死亡病例首次超过4万例。据统计日本新冠死亡病例从3万例增加到4万例耗时约110天,从3.5万例增加到4万例仅用时19天,7月初以来“第七波”疫情死亡病例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加。

日本厚生劳动省8月31日发布消息称,最近一周日本新增感染者数虽然较上周有所减少,但是全国疫情依然持续高位运行,病床使用率居高不下。日本多地医疗系统已经不堪重负,京都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等京都府14家医疗机构8月15日发布的联合声明称:“没有行动限制”从表面上看似已经恢复正常,但实际上疫情已经达到了灾害级别,同时存在着医疗崩溃。请一定要了解今天日本的异常状态……京都府的新冠病床实质上处于饱和状态,现在处于“本能挽救的生命挽救不了”的医疗崩溃状态。

8月16日东京都医师会副会长猪口正孝说,医护人员也有不少感染者或者密切接触者,这导致医护人手不足,东京都新冠患者病床使用率“正在接近极限”。当时东京都新冠病床使用率约为60%。9月1日东京都政府召开专家会议分析疫情形势,依然将疫情形势和医疗条件状况维持在东京都政府设定的4个警戒级别中的最高警戒级别。

在“第七波”疫情中,感染者居家隔离死亡、重症患者难以入院死于家中、感染孕妇在家生产等凸显“医疗崩溃”的案例层出不穷。东京都政府8月26日宣布,一名不到10岁、没有基础疾病的轻症感染者在居家隔离时突然病情恶化,送医不治死亡。这是东京都第5例不到10岁儿童感染新冠死亡病例。

据厚生劳动省统计,截至8月31日,日本全国居家隔离的感染者超过139万人,较上一周减少约17万人。虽然绝大多数居家隔离感染者能够康复,但不幸死在家中的案例也时常可见。例如鹿儿岛县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6至8月就有4人居家隔离时死亡,还有13人居家隔离时病情恶化送医后死亡。

压倒老年人的稻草

尽管日本多地疫情形势严峻,部分地区“医疗崩溃”,但是日本政府害怕限制人流减少疫情传播的防疫措施打击经济,“第七波”疫情以来再无采取限制行动的防疫措施。因此表面上看,日本社会似乎恢复了正常——除了一张张口罩下的面孔,但是正如京都府14家医疗机构发布的联合声明所说的那样——实际上疫情已经达到了“灾害级别”。

7月29日,戴口罩的行人走在日本东京涩谷街头。(新华社)

日本的国情决定了其面对新冠病毒无法实行动态清零,在前几轮疫情中通过实行“紧急状态”限制人员流动、推动疫苗接种等勉强渡过难关。随着欧美等国越来越“躺平”,日本政府也决意要与新冠病毒“共存”,实际上选择了一条“适者生存”的路线,老年人和有基础疾病的弱势群体在这种适者生存的“共存”路线下更容易成为牺牲品。

因此,日本的疫情可能和很多在日华人的实际感受有差距。不少在日华人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日本的疫情对自己并没有多大影响。这或许因为在日华人大都年轻,即使感染了新冠可能无需住院也无法住院,居家隔离就能扛过去。但是,日本是个超老龄化社会,新冠病毒对于很多老年人来说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据《朝日新闻》9月2日报道,受新冠疫情影响,2021年日本男性平均寿命缩短0.1岁,女性平均寿命缩短0.07岁。日本人的平均寿命时隔10年再次缩短,上一次是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导致的。

新冠死亡病例中绝大多数是老年人和有基础疾病的人群。以鹿儿岛县为例,6至8月的死亡病例中,60岁以上占96%,有基础疾病的占98%。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6月29日至8月30日,新冠死亡病例中60岁以下占4%,60多岁的占5%,70多岁的占17%,80多岁的占41%,90岁以上的占33%。除了督促老年人打疫苗,日本政府和日本社会不会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老年人和有基础疾病者等弱势群体而牺牲其他利益和所谓的“自由”。

实际上,日本这种“共存”既是残酷的“适者生存”,可能也是一种“饮鸩止渴”。“长新冠”(即慢性新冠)或者新冠后遗症已经对很多人的工作生活造成影响。东京都福祉保健局日前一项分析显示,新冠后遗症和年龄、有无既往症(基础疾病)以及感染发病时的症状程度无关,所有感染者都有出现后遗症的可能性。

来源:参考消息网

发表评论:

原文链接:http://www.fumao-chemical.com/post/ribendiqiboyiqingsinuelingrenj.html

=========================================

http://www.fumao-chemical.com/ 为 “2022世界杯买球app-世界杯买球网”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